可从知识网

王大文向记者回顾了这批南越国文字残瓦的发掘、保存及捐献始末:光绪三

简介: 王大文向记者回顾了这批南越国文字残瓦的发掘、保存及捐献始末:光绪三十三年(1907年),广州修建广九铁路,在东山龟岗出土了一批文字陶瓦,岭南学者潘六如以其字体有篆隶递变特征,考为南越王宫遗物。

文/羊城晚报记者 施沛霖 图/受访者●受访嘉宾:王大文著名文史学家王贵忱之子及学术助理,编辑整理《南越国陶瓦墨影》《可居室藏钱币文献图录》《可居室藏清代民国名人信札》等5月的一个午后,羊城晚报记者来到著名古文献版本学家、古钱币学家、金石学家、历史学家王贵忱家中。

在这所位于广州五羊新城的幽静书斋里,王贵忱的长子王大文向记者展示了一套散发着墨香的《南越国陶瓦墨影》。

此书是在王贵忱捐献给广东省博物馆的363片南越国残瓦中,选取了171品残瓦,由王贵忱祖孙三代费时一年多编拓而成的。

在这批文字残瓦中,“万岁”瓦当、“□贫”字瓦范皆是有代表性的岭南文物。

王贵忱在书中题跋:“岭南文脉,渊源有自。

据史记载,赵佗建立的南越国将中原先进生产技术、先进文化和社会模式引入岭南,南越陶瓦便是这个历史进程的见证物。

王大文向记者回顾了这批南越国文字残瓦的发掘、保存及捐献始末:光绪三十三年(1907年),广州修建广九铁路,在东山龟岗出土了一批文字陶瓦,岭南学者潘六如以其字体有篆隶递变特征,考为南越王宫遗物。

这是岭南首次发现南越国文物,使《史记》《汉书》南越国之说得实物佐证。

潘六如将研究成果整理为《潘六如南越瓦文稿》,其中《拾瓦行》诗真实记录了在广州东山地区发现南越残瓦的过程:“…

”其后,岭南学者汪兆镛、潘龢、蔡守、谈月色、谢英伯、李尹桑、陈大年、邓尔雅、黄慈博、黄少梅、罗原觉、关寸草、冯霜青、曾传轺、黄文宽相继参与对南越残瓦的发掘、研究。

1949年王贵忱随军南下,寓居岭南。

1990年,王贵忱将所珍藏363片品南越残瓦悉数捐赠广东省博物馆。

20世纪90年代,广州发掘南越王宫署遗址出土大批文字陶瓦残片,经对比研究,与广东省博物馆藏南越国陶瓦残片形制基本相同,不少文字是同模的。

南越陶瓦普遍使用文字,而这些汉字,当为岭南最早的文字。

陶瓦有文字作记,可见南越国仍受秦制“物勒工名”的影响。

王大文告诉记者,在广州东山地区出土的这批南越残瓦中,有一种是独有的,那便是“瓦范”(也称陶拍,用以拍印瓦上的文字和点纹)。

当时有专家曾以为陶瓦文字与圆点是分别拍印,有此原物,大白。

”王贵忱信奉“言必有本,无征不信”,此“□贫”瓦范,是东山地区曾存在南越瓦窑的重要证据。

2019年, “岭南文脉——王贵忱捐赠南越陶瓦展”曾在省博举行,这些珍贵文物也得以向公众展出。

“为免散佚,将这些珍贵文物和古文献捐献给国家,是父亲的心愿,也体现了岭南学人对岭南文化的代代传承。

他告诉记者,在广州恤孤院路附近,有一条瓦窑街,他一直希望能考证这条街与南越瓦窑之间存在的关系。

关于这个与汉朝共存了93年、广州历史上著名的古国南越国,要获得更多的实物资料和信息,也许要等待进一步的考古发现了。


以上是文章"

王大文向记者回顾了这批南越国文字残瓦的发掘、保存及捐献始末:光绪三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可从知识网的其它文章